不相上下,竹篮打水一场空

图片 1

原标题:马荣荣育成”浙江种子
与袁隆平”超级水稻“不相上下图片 2“甬优12”示范晚稻田
“21世纪谁来养活中国人?”上世纪末,曾有外国学者提出这样的质疑,引发热议。
如今,中国用不断发展的育种技术给出答案:杂交水稻的成功推广,每年可多为7000万人口提供粮食。这其中,除了为人熟知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来自宁波农科院的马荣荣团队同样功不可没。
在中国超级稻平均亩产新纪录中,马荣荣团队育成的“甬优”籼粳杂交水稻频频出现,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超级水稻的表现不相上下。2012年,“甬优12”超级稻品种创下单季晚稻百亩方平均亩产达到963.65公斤的好成绩,比常规水稻的亩产高出近一倍。
这粒令人惊艳的浙江种子背后是马荣荣团队与众不同的育种故事。马荣荣领衔育成杂交水稻,与袁隆平的超级水稻不相上下!水稻良种,浙江回答世纪之问。
粳稻杂交 立下育种“军令状”
1981年,21岁的马荣荣刚刚中专毕业,就投身水稻杂交工作。当时,袁隆平主导的籼稻杂交技术已有突破,蒸蒸日上。可马荣荣和宁波农科院一帮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偏偏选择一条与众不同的育种路粳稻杂交和以此为基础的籼粳杂交。
可10多年过去,不单马荣荣,就是整个育种界在粳稻杂交领域都见效甚微,育出来的种子纯度不高、增产优势不明显。对此,很多人断言粳稻杂交“此路不通”。
马荣荣他们却显得有些“一根筋”,继续埋头研究粳稻杂交。
1996年夏天,宁波农科院依然未能取得突破。彼时,有关部门开始考虑终止该项目。
马荣荣一听这消息,拿着厚厚一份课题书,找到有关部门领导要求继续划拨科研经费,还将专家组邀请到试验田,拿着一株株稻穗,介绍自己的研究进展。
面对上级领导和专家同行,年仅35岁的马荣荣立下“军令状”:保证在5年内育出增产10%的杂交粳稻。
尽管粳稻杂交的可行性依然存疑,但省市农业专家却被马荣荣的执着所打动,项目最后得以保留。
4年后,杂交粳稻“甬优1号”诞生,成为浙江省第一个比照增产10%以上的粳稻品种,当年就在全省推广20万亩。
之后,马荣荣团队又开始研究水稻籼粳亚种间杂种优势利用。2006年,“甬优6号”参加评审,专家们一致认定,这就是籼粳杂交稻。而在这之前,籼稻和粳稻因分属水稻的两个亚种,杂交难度大,多年来籼粳杂交稻项目一直被公认为世界性难题。
万册笔记 写下多少艰辛事
一粒杂交水稻的种子关系农民一年的收成,也关系着千千万万人的口粮问题。但这粒种子得来有多么不易,却鲜为人知。
育种35载,当初的青春少年不见了,如今的马荣荣已年过半百。即便荣誉满身,他依然坚持和团队一起育种。一年里,他有小半年都在田里,从清晨一直待到黄昏,直到天暗得无法看清稻穗才回去吃晚饭。
他最常做的事,就是蹲在用彩色塑料布分隔的、密不透风的试验田里,小心地用剪刀将一粒粒稻穗谷粒剪去一半后,套上纸袋。这个过程叫“剪颖”,是为之后授粉做准备。一株稻两把穗,一把穗150粒谷,一天完成50株稻的授粉,平均一天要剪1.5万刀。
很多时候,马荣荣还喜欢蹲在田里看水稻。一株株地看,有的看几分钟,有的看半小时,单调枯燥。可是,别人眼里没啥区别的水稻,在他眼里株株都不一样,他凝视的目光里充满了感情。
马荣荣总是随身带着一本薄薄的记录本,记录下光、温度、风、雨、肥料等所有关系到水稻生长的要素,以及秧苗的株高、整齐度、抗倒性等信息。走进他的办公室,可看见高高垒着20多个柜子,每个柜子里满满的都是这样的记录本,加起来恐怕有上万册。
翻开这些记录本,每一本都沾着泥土的印记。
在马荣荣的团队里,每个人都有着同样的执着。就拿负责水稻抗性鉴定的陆永法来说,每年他要完成田间的抗稻瘟病性鉴定和抗白叶枯病性鉴定上万份,10多年来累计鉴定了20多万份材料。
育种难,推广也不易。2000年前后,马荣荣的粳稻杂交稻刚刚面世。新品种到底好不好,用惯了常规稻种的农民根本不知道,要说服他们使用新种谈何容易。
于是,马荣荣和负责推广的王晓燕在春耕前一个乡镇一个乡镇地跑。宁波、绍兴、杭州,300多个乡镇跑了好几遍,不知吃了多少“闭门羹”。最后,为了打消农户的顾虑,他们作出这样的承诺:“种子先放你这里,免费种,种好了你再来找我。”
种子种下去了,马荣荣依然不得闲。第一批“甬优1号”在奉化制种时,500多户农户播了种,可5天过去了,种子依旧不见动静。
面对农户的质问,马荣荣团队不分昼夜,挨家挨户进行技术指导。500多户制种户分散在6个村庄,每一户他们每天至少看一次,深夜回到住处,累得倒头就睡。就这样,他们坚持了14天,这批在海南高温下繁育的种子度过了休眠期,终于发芽了!
30多年来,马荣荣团队不知经受了多少次这样的困难,但他们用自己的执着和坚韧熬了过来。
亩创高产 良种终被天下知
破解了籼粳杂交水稻的世界难题,马荣荣更忙了。
2005年前后,他们团队育成第一代籼粳杂交晚稻“甬优4号”和“甬优6号”。在马荣荣看来,这只是个籼粳杂交水稻的起步。他说,每一粒种子都有自己的适种区域和适种人群,育出了一个好品种不可能包打天下。
在推广一代籼粳杂交水稻过程中,马荣荣听到有农民抱怨,“这稻子产量的确比以前的种子高,可秸秆太高,除虫打药很不方便”;还有一些农户向他反映:“稻叶太厚了,收割的时候,一不小心手就被叶刺划破了。”
于是,马荣荣再对杂交水稻的母本、父本重新组合,改进籼粳杂交稻品种,让稻秆的高度从原来的约1.6米降到约1.2米;同时还对株型结构进行了优化,让稻叶的叶片不再那么扎手。
随着品种不断优化,籼粳杂交水稻迅速被浙江农民接受。目前,甬优系列籼粳杂交水稻每年在浙江的种植面积,已基本稳定在310万亩左右。
浙江良种要惠及更多的地方。马荣荣根据各地的土壤、气候条件培育新的种子,还要适应当地百姓的饮食习惯和当地农民的种植习惯。眼下,这些针对性、适应性更强的甬优籼粳杂交水稻已在江苏、福建、江西、安徽、湖北、广西、广东等地通过审定,并在推广过程中表现不凡。目前,江苏、安徽、江西的水稻百亩方高产纪录都是由甬优系列保持的。
王晓燕说,江西有约4000万亩、江苏有约3000万亩耕地,如果这些省都能更大面积种植籼粳杂交水稻,带来的社会经济效益将是惊人的。她算了笔账:目前许多地方的水稻亩产约500公斤,甬优系列的籼粳杂交稻种植大户亩产为750公斤至800公斤,可比普通稻增产大约50%。
甬优新品种目前通过国家审定的已有8个,其中“甬优12”、“甬优15”和“甬优538”、“甬优6号”被认定为国家超级稻推广品种。
马荣荣团队成功的背后,宁波农科院和宁波市种子有限公司产学研一体化育种的机制功不可没。通过公司化运作,甬优系列迅速向市场推广,同时种子公司的年销售额又部分投入育种经费,加快科研创新。目前,公司一年投入的育种经费超过500万元。
一粒优质的水稻种子,从开始筛选到最后交到农民手中,至少需要17年时间。
走在稻田里,没风的时候,马荣荣甚至能听到谷粒颖壳张开时发出的“砰砰”声。对他来说,“这是世界上最悦耳的声音。”

图片 3

这个月底,稻田里就该热闹起来,家家户户忙着收割辛苦栽种的稻子。可今年,这样的场景在孝源街道洛四房村许多村民家却见不到了,面对正在大片大片死去的稻子,他们的眉间凝聚着秋风吹不散的愁绪。

▲左边的“屉优267”抽出的稻穗都是空壳,右边村民自己的稻种则颗粒饱满。图片 4

心痛!抽了穗的稻子却是空壳

正是旱稻丰收时,而嘉祥县马集乡下花林村的四五十户人家守着百亩旱稻田却望不见丰收景。稻穗无粒,农户怀疑是播下的稻种有问题。而水稻专家称,稻种本身并无问题,稻子无粒不抽穗主要是播种时间晚,阴雨天多而导致的。

走进洛四房村,一片连一片的稻田格外醒目。远远望去,这些稻子的长势似乎也不错,身姿挺拔,稻穗摇曳。可当走近时,笔者却发现,这些看似不错的稻子其实都已经死了。原本应该金灿灿的稻谷都变成了灰白色,有些甚至已经发黑,用手一捏,都是干瘪的稻壳。

10月27日上午,嘉祥县马集乡下花林村旁的稻田一片黄绿色,看似即将丰收,但伸手拔起稻穗,里面却多是空壳。“本来想多赚点钱,没想到颗粒无收。”下花林村村民张红梅说,她5月29日去附近大孙庄买了60斤稻种,销售种子的人说这个名为“屉优267”的稻种生长期短,亩产高,“我是第一年种稻子,村里很多人都买的这个种子,比一般的种子还要贵三四毛钱。”

“还在死,那块田是要颗粒无收了,这块顶多还能收个20%。”站在自家的田埂边,村民诸友华捡着已经发白的稻子给笔者看,语气里满是无奈。9月下旬的时候,他第一次发现自家稻田里的稻子不对劲,一打听,才知道,村里和他家情况一样的还有不少。诸正明就是其中之一。“刚开始就看到一条条白色的稻穗,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诸正明一共有两亩三分田,种些晚粳稻准备做年糕吃。

村民孙红兵6月播种时,买的稻种不够用,他拿出自己留下吃的米种在地里,于是在他家的地里出现两种不同的情形。“屉优267”稻种长出的稻子高低不齐,大部分都没有抽穗,而另一边自己的稻种长出的稻子虽然个头不高,但稻穗饱满,垂向地面。

笔者了解到,洛四房村种稻的几乎都是散户,稻子基本是自留自用的。“不算人工,光种子、肥料、打药这么算下来,一亩稻子的成本投入就有八九百元。”让村民蔡彩娣心疼的还有为了这一亩多田,一家人起早贪黑投入下去的精力,按照往年,一亩田能收回千把斤稻子,“今年是不用割稻了,米也吃不到了,明年只能买来吃了。”蔡彩娣苦笑着说。

有村民算了一笔账,种一亩旱稻光播种,施肥,浇水就要花近千元,依照亩产稻米1400斤、市场价1.4元计算,一亩无粒稻村民就损失了近3000元。据村民介绍,村里有四五十户人用这个稻种,少说也有百余亩。“肯定是稻种有问题。”村民怀疑稻种的质量有问题,记者发现该稻种包装袋上写的生产厂家为河南敦煌新科种子公司,记者拨打上面留的厂家电话,两个号码均为错误号码。

据初步统计,洛四房村出现问题的稻田已有60亩,涉及到20多户村民,主要是晚粳稻和杂交稻两种,晚粳稻更厉害些。而且越早播种下的稻子越早出事,整体呈蔓延趋势。而所有的稻种都是从一家农资店购得。其他村民自留去年稻种或从别的地方购买种子的,稻子都长得很好。因而,村民们普遍觉得问题出在稻种上。

随后,记者在附近大孙庄找到了销售该稻种的种子店店主孙培周,他告诉记者,稻种并无问题,天气不好才是主因,“今年播种后天太旱,稻子的根都没有长起来,7月18日左右又遇上连阴雨,当时稻子正处于扬花期,温度过低导致稻子不灌浆。”孙培周说,稻子的品种不同,扬花期也会不同,他销售的“屉优267”是附近村民多年丰收得出的好种,但因今年天气不好,附近几个乡的稻子也都受很大影响。

无奈!变异的稻瘟病太“凶悍”

“今年的旱稻播种时间普遍偏晚,再加上连阴雨天气导致光照不足,稻子发育不良无法授粉。”嘉祥县金屯乡农机站韩站长告诉记者,像下花林村这样空壳稻在附近几个乡也有出现,农户因此遭受的损失还无法估计。

随后,笔者来到了大家购买稻种的安吉农资鹤鹿溪庄稼医院,助理农技师郑伟敏拿出一本记录本,上面记载了他统计的购买稻种的村民信息。“7月底就有人报了,是稻瘟病。”郑伟敏说,今年“栽倒”的稻种,一个是扬籼优418杂交稻,另一个是晚粳稻,浙粳88品种,卖了有三年,往年收成都不错,没想到今年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郑伟敏看来,这与稻种的基因不抗病有关。“天气是一个因素,但主要还是稻种不抗病。你看,浙粳88品种还是中抗稻瘟病,结果根本没用。”拿着浙粳88品种的说明书,郑伟敏告诉笔者,除了洛四房村,他还把稻种卖给皈山、鹤鹿溪等几个地方,今年大概卖出了两千多斤稻种。在9月25日到10月5日期间,他接到农户的通知,大批稻子抽穗后因稻瘟病致死,无药可救。

而郑伟敏的稻种全部采购自安吉农资公司,9月6日、18日,10月3日、8日,公司相关负责人都到田间实地看过。为此,笔者又来到了安吉农资公司。

“主要是穗瘟,跟种子质量是没有关系的。”安吉农资公司农膜农具种子分公司经理何金强说,今年8月份,县农业部门就下发了关于稻瘟病的病虫情报,而且涉及的稻种不仅仅是浙粳88品种和扬籼优418杂交稻两种。相关情况,他们也将与稻种的上级提供单位省农科所联系反映。

县农业局植保站高级农艺师诸茂龙告诉笔者,今年稻瘟病确实比去年要厉害,“一个原因是天气条件不好,另一个原因是几个稻种品种的抗病能力不够,主要还是稻瘟病生理小种的变异。”诸茂龙说,由于稻瘟病变异,我县极大部分的稻种丧失抗性,而这种变异已经有好多年了,病菌的寄生性越来越强,致病能力也越来越厉害,因此稻瘟病的发病率逐年增长,他建议农户还是选择抗病能力强的稻种。

“用药的最佳时期还是在秧苗期,最迟不能超过抽穗前。”诸茂龙表示,目前看来,已经抽穗的稻子感染上稻瘟病,无药可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