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道路,村民为啥不乐意

图片 1

昨天本报报道了《公共道路,如何圈进了自家院子?》一文,说的是县城环城东路旁的芜园新村三村的任先生和他的兄弟将公共道路圈进了自己院子,但任先生说他们是按照《房屋拆迁作价补偿协议》上给的安置面积来建房的,并不存在任何问题。同一个安置小区,房屋建造标准却出现了分歧,确实存在两套规划,还是另有问题?

小区前的道路要拓宽本是件好事,可天荒坪镇天润新村的村民们却不乐意了。他们认为道路拓宽设计不合理,而且还存在着不小的安全隐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虚线部分为被兄弟俩圈进去的公共道路

笔者来到了小区的建设方县城投集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笔者,小区是有统一规划的,对房屋建筑的结构、面积和公共道路等都有明确规定。

笔者了解到,天润新村是天荒坪镇山河村一安置小区,建设于2000年前后,共有四十余户人家。村民李先生就是小区的一名住户。他告诉笔者,今年隔壁村有一部分村民拆迁后将被安置到他们小区对面,虽然大家都很欢迎新邻居的到来,不过对于小区道路因此而改变,大多数村民都有意见。

小区道路属于公共用地,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不过最近,县城环城东路旁的芜园新村三村有安置户反映,他们那里有人将公共道路圈进了自家院子,用于自家庭院建设。真有这回事吗?

据了解,在办理拆迁工作时,每一家安置户都签了一份《房屋拆迁作价补偿协议》和一份《安置户建房承诺书》。办理拆迁工作的人员之所以没有在协议上注明300平方米安置面积包括房屋门前的道路面积,是因为在《安置户建房承诺书》中,会对安置小区房屋建设要求做明确的规定。在一份承诺书上,笔者看到,确实明确写着“安置户本人要严格按照规划及施工图的要求建房”。

“原来这条道路离我们的围墙有七八米远,但是他们安置过来后,这条道路要进行拓宽,直接建到了我们围墙外边,安全隐患非常大。”

近日,笔者来到芜园新村三村安置区,从北面两户已建好安置房的方向看去,房前的一条公共道路被圈进了两个并排的院子里。这样一来,路就变成断头路,只能进不能出。村里的住户陈师傅告诉笔者,这已经有一年时间了,从去年下半年这两幢房子开始建设时,他就有劝说过,但事情一直没有解决。对此,很多住户都提出了意见,“如果他们可以这样建设,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一位村民说道。

工作人员表示,办理拆迁工作的人员也会在签订协议前,口头再告知安置户宅前道路面积的事情。任先生当时是签了承诺书的,而现在他仅仅只看《房屋拆迁作价补偿协议》内容,而忽略“安置户建房承诺书”的内容,不应该。

对此,村民任女士也持相同观点:“当时建房时的规划是,围墙外面是1米的绿化带,接着是1.5米的人行道,然后是停车位。可现在从他们放样所标识的规划线来看,绿化带之后直接就是道路了。等于说出了院子就是道路了,这对小孩子来说是很危险的。”

笔者了解到,安置小区是统一规划建设的,所有安置户房屋、院子的面积大小,以及小区道路的位置和面积都有着明确的规划设计。那这两家安置户为何还要占有小区道路搞特殊化呢?

工作人员说,当时任先生兄弟俩在建房时,他们就曾多次上门进行劝阻,并告知对方围墙面积、标准等,要求及时纠正,但他们还是不予理睬。

村民们还告诉笔者,如果道路向内延伸后,与之呈T字形相连的一条小区内部道路也将存在不少安全隐患。由于这条道路两侧的房子间存在1.1米的落差,如果将路基整体降低,其中一侧居民家出来就会有一个陡坡;如果不降低则易造成另一侧居民家中雨水倒灌。

在现场,笔者找到了其中一位当事人任先生。他告诉笔者,这两幢安置房是他和他兄弟两人的,当初签拆迁协议时也是签在一张协议上的。

“《安置户建房承诺书》也是拆迁协议的一部分,是安置户的一种承诺。”浙江求直律师事务所的王律师说,承诺书上说要依照规划来建设,因此,小区住户的建筑物、构筑物,都必须根据规划来建设,“所以,他这个承诺是必须要遵守的,这也是合同一部分的内容。”

“我们向村里和镇里都反映过,也提交了相关材料。镇里上次派人来协调过一次,但没有给我们具体答复。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施工了。”李先生说。

笔者在任先生提供的《房屋拆迁作价补偿协议》上看到,上面写着给任先生兄弟俩两块安置地,每块300平方米。因此,任先生认为,自己是按照协议上给的安置面积来建房的,自己的房屋面积加上圈进的道路的面积正好是300平方米,因此并不存在任何问题。

带着村民们的问题,笔者随后也向村里作了了解。

然而这个解释,让其他安置户存在质疑。大家都认为这300平方米是包括公共道路的,因此,在建房时,都在自家门前按照规划自觉留出了5米的公共道路。

“村民们围墙外的这块区域属于村里的集体土地,因为以前的规划已经不适用,新的规划将对该条道路进行拓宽并将其拉直。针对村民们提出的安全隐患问题,村里也在积极协商处理。”村主任沈校生告诉笔者,由于道路的改建工作是由镇里统一规划,具体情况还得问镇里。

所有安置户都是300平方米的安置面积,但是对这300平方米安置面积的解读,任先生兄弟俩和其他安置户之间为何会存在这么大的争议呢?

“村民们的顾虑主要有两个,一是担心新规划的道路会影响他们房屋的排水,这个问题我们已向村民解释过,不会有影响。因为新规划是在考虑了原来的房屋地面标高后设计出来的。至于村民们提出的道路安全隐患问题,这一块我们前期也做了考虑。原来的道路是比较窄的,拓宽后路面增至七米,同时两侧也留出了一定的空间,应该说从道路交通安全来说比以前更有保障。”天荒坪镇副镇长阎彬向笔者解释道。

当初办理拆迁工作的人员有没有告知任先生,300平方米的安置面积包括了公共道路面积,任先生没有给予正面答复,只是强调协议上写着给他300平方米安置面积。对这一情况,陈师傅和其他住户都表示,在签拆迁协议的时候,工作人员都是口头告知过的,所有安置户都清楚,任先生不可能不知情。

为了消除大家的顾虑,阎彬表示,他们也会通过增设减速带、道路标识或增加安保设施等方式给予更多保障;对于是否划定人行道,他们也会纳入考虑。

其余安置户都了解的情况,为何就任先生兄弟俩不知情呢?他们是否存在违规扩建?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