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改增五周年税改红利尽显累计减税1,营改增试点将全面推开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当前,营改增改革仍未收官,还将继续深入推进。一个月前,营改增改革再次迈出新步伐:原有四档税率被简并为三档,原按13%征税的23类货物税率统一降为11%。按照8月1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部署,下一步,还要认真总结研究试点经验,包括针对改革中仍然存在的税率结构不合理、税收政策和征管措施不完善、少数纳税人因抵扣不充分导致税负增加等问题对症下药,推动改革不断深化。

2016年5月1日,营改增试点迎来全面推开。我国实行了60多年的营业税完成历史使命,退出历史舞台,同时增值税在我国实现了对国民经济三次产业的全面覆盖。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营改增因涉及纳税人多、覆盖面广、业态复杂等特殊性和困难性而备受国际关注。过去的五年,中国克服种种困难,将改革由点到面、由局部向整体逐步推开,最终取得全面胜利,实现税制平稳转换。

从前期试点情况看,营改增试点有效减轻了企业税负。截至2015年底,营改增累计实现减税6412亿元,无论是试点纳税人还是原增值税纳税人,总体上都实现了较大规模的减税,试点纳税人因税制转换减税3133亿元,原增值税纳税人因增加抵扣减税3279亿元。

以服务业为例,以前营业税制度下服务外包的环节越多,重复征税越严重,很多企业走“大而全”的路线,不利于发挥比较优势,现在增值税可以“环环抵扣”,加快了上下游企业的社会分工和专业化发展。例如,青岛市目前已有468家规模以上企业完成主辅分离,分离出上千家现代服务型企业,形成了新的经济增长动力。

当前,营改增改革仍未收官,还将继续深入推进。一个月前,营改增改革再次迈出新步伐:原有四档税率被简并为三档,原按13%征税的23类货物税率统一降为11%。按照8月1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部署,下一步,还要认真总结研究试点经验,包括针对改革中仍然存在的税率结构不合理、税收政策和征管措施不完善、少数纳税人因抵扣不充分导致税负增加等问题对症下药,推动改革不断深化。

营改增试点将全面推开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据统计,自2012年1月1日起实施的营改增改革,迄今已累计减税1.61万亿元。其中去年5月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以来已累计直接减税8500多亿元,实现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业内专家指出,营改增后,现代服务业的快速发展推动了产业结构转型。而抵扣链条的打通,使制造业税负进一步减轻,加快了企业转型升级,推动了实体经济发展。受益于营改增的创新创业也蓬勃兴起,既有利于扩大就业,又增强了市场活力。可以说,营改增催生的市场新规则为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动能。

在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中,还明确新增试点行业的原营业税优惠政策原则上予以延续,对老合同、老项目以及特定行业采取过渡性措施,对服务出口实行零税率或免税政策,从税制设计不增加企业负担。

“五年来,每一次的行业扩围和试点推开,首先考验的就是制度设计。”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对记者表示,按照现代增值税税制的要求,实现“宽税基”的增值税对货物和服务的全覆盖,根据完善消费型增值税制的导向,将不动产纳入抵扣范围等都是不能偏移的大方向。

“五年来,每一次的行业扩围和试点推开,首先考验的就是制度设计。”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对记者表示,按照现代增值税税制的要求,实现“宽税基”的增值税对货物和服务的全覆盖,根据完善消费型增值税制的导向,将不动产纳入抵扣范围等都是不能偏移的大方向。

据统计,截至2015年底,全国营改增试点纳税人共计592万户,其中一般纳税人113万户,小规模纳税人479万户。

据统计,全面营改增期间,全国税务机关增设办税窗口17386个,建立9338个国地税联合办税服务厅、3.6万个联合办税窗口,日均受理专项咨询电话12.9万通,打通了改革落地的最后“一公分”,确保了全面推开营改增这场战役的胜利。

营改增同时是近年来我国实施的减税规模最大的改革措施,迄今已累计减税1.61万亿元。众多企业案例说明,通过实施营改增,全面打通抵扣链条,不仅解决了重复征税问题,更实现了全产业的减税效应。

“营业税是按照销售额征税,增值税是按照增值额征税,比如建筑业营业税税率是3%,改征增值税后是11%,税率是提高了,但一个是按照所有收入征税,一个是可将建筑材料、施工机器等的进项税抵扣税款,所以税率上升,税基大幅缩小,税负会相应下降。”张斌说。

红利 抵扣链条全打通 增添经济新动能

成效 税制平稳转换 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通过外购、租入、自建等方式新增不动产的企业都将因此获益,前期试点纳税人总体税负会因此下降,同时,原增值纳税人总体税负也会相应下降。

营改增同时是近年来我国实施的减税规模最大的改革措施,迄今已累计减税1.61万亿元。众多企业案例说明,通过实施营改增,全面打通抵扣链条,不仅解决了重复征税问题,更实现了全产业的减税效应。

深入 重点推进增值税立法进程

此次改革之后,现行营业税纳税人全部改征增值税,营业税逐步退出历史舞台。这次新增试点行业,涉及纳税人近1000万户,是前期营改增试点纳税人总户数的近1.7倍;年营业税规模约1.9万亿元,约占原营业税总收入的80%。

深入 重点推进增值税立法进程

更为重要的是,营改增为深入推进税制改革积累了经验。下一步,按照国务院的部署,将对税率结构不合理、少数纳税人因抵扣不充分导致税负增加等问题“对症下药”,并将推动增值税立法进程。

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在拉动服务业发展的同时,营改增也极大促进了制造业发展。抵扣链条打通后,包括原增值税企业在内的制造业企业外购服务、不动产等支付的增值税都可以抵扣,税负进一步减轻。数据显示,五年来,我国工业增值税与工业增加值的比值从2012年的9.88%,逐渐下降到2016年的8.61%。我国以更低的税负更好地促进了制造业的持续发展。

营改增五周年税改红利尽显

据介绍,随着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统一的增值税制度将逐步建立起来,今后将会通过进一步简并税制、公平税负,走向立法程序。

我国营改增于2012年1月1日在上海率先拉开大幕,五年时间,从上海到全国,从部分行业到所有行业,营改增完成了从局部试点到全面推开的改革过程。

红利 抵扣链条全打通 增添经济新动能

我国自2012年开始推行营改增,已经覆盖交通运输业、邮政业、电信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作为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重头戏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措施,已经积累了试点经验并释放出了改革红利。

不到一年,上海的试点就产生了显着效应,2012年9月,营改增试点范围扩大到北京、江苏等8个省市,当年减税就达到420亿元。为避免税收政策“洼地效应”,2013年8月,“上海模式”推广到全国。2014年,与第二产业关联度较高的铁路运输业、邮政业、电信业等行业纳入试点,并在全国推开。跨区域、跨行业抵扣链条的形成,强化了区域内外、上下游企业之间的联系。此时,全面营改增的条件已经成熟,甚至已经成为迫切的需要。

不到一年,上海的试点就产生了显着效应,2012年9月,营改增试点范围扩大到北京、江苏等8个省市,当年减税就达到420亿元。为避免税收政策“洼地效应”,2013年8月,“上海模式”推广到全国。2014年,与第二产业关联度较高的铁路运输业、邮政业、电信业等行业纳入试点,并在全国推开。跨区域、跨行业抵扣链条的形成,强化了区域内外、上下游企业之间的联系。此时,全面营改增的条件已经成熟,甚至已经成为迫切的需要。

在全面推开营改增之后,还将采取多种措施确保行业税负只减不增。“当前,实体经济较为困难,为了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在设计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方案时,按照改革和稳增长两兼顾、两促进的原则,做出妥善安排。”财政部相关司负责人介绍。

回顾营改增的五年历程,税务部门有关人士告诉记者,2011年,上海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57.9%,而当时北京是接近80%。上海要想谋求强劲的可持续发展,提高第三产业比重迫在眉睫。2012年,营改增带来了发展契机。重复征税负担较重、处于抵扣中间环节,又与生产、流通、生活联系紧密的交通运输业和现代服务业,成为首轮试点行业。

中国联通山东分公司由于部分行业未纳入营改增,公司上游产生的基础设施投资、人员劳务费用、广告营销费等不能抵扣。“连续两年税负都出现了上升,心里很着急。”公司财务部副总经理谢士栋回忆。这种“阵痛”刺激着企业在采购、营销模式上想办法,而这些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现状。2016年,全面营改增推开,增值税抵扣链条全线打通,局面很快被扭转。截至今年5月,山东联通营业收入增长5.6%,累计抵扣税款17.56亿元,税负下降3.5%。

营改增是我国目前推出的最重要的税制改革,也是最大的一项减税计划。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营改增也将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有利于推动产业转型、结构优化。

成效 税制平稳转换 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改革争在朝夕,落实难在方寸。五年营改增涉及1600万户企业纳税人、1000万自然人纳税人,如何确保税制平稳转换,不影响其正常经营,这又是一大难关。“一下增加了2000多户纳税人,办税大厅挤得像菜市场。”面对营改增后“爆满”的场景,江西省萍乡经开区国税局办税服务厅主任陈超越当时很是担心。营改增后,全国的办税服务厅普遍承受着这样的压力。为解决难题,税务总局陆续出台20项共100条纳税服务措施,各级税务机关结合实际细化措施上万条。

会计审计学家、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张连起说,允许企业购买的不动产进项税抵扣,宣告消费型增值税体系就此落地,也标志着现代增值税制度初步定型。允许不动产抵扣,量大、面宽、比重高,大约占抵扣总额的60%,而且释放了鼓励投资的明确信号。

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继续完善制造业、金融业、建筑业等行业增值税政策,健全抵扣链条。深入推进增值税改革,进一步优化税率结构,合理设置税率水平。并加快推动相关法律法规立改废进程,把营改增试点成果用法律规范确定下来,使改革红利惠及更多企业和群众。

以服务业为例,以前营业税制度下服务外包的环节越多,重复征税越严重,很多企业走“大而全”的路线,不利于发挥比较优势,现在增值税可以“环环抵扣”,加快了上下游企业的社会分工和专业化发展。例如,青岛市目前已有468家规模以上企业完成主辅分离,分离出上千家现代服务型企业,形成了新的经济增长动力。

此次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减税效应将会不断放大,预计今年就将减轻企业税负5000多亿元。

业内专家指出,营改增后,现代服务业的快速发展推动了产业结构转型。而抵扣链条的打通,使制造业税负进一步减轻,加快了企业转型升级,推动了实体经济发展。受益于营改增的创新创业也蓬勃兴起,既有利于扩大就业,又增强了市场活力。可以说,营改增催生的市场新规则为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动能。

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继续完善制造业、金融业、建筑业等行业增值税政策,健全抵扣链条。深入推进增值税改革,进一步优化税率结构,合理设置税率水平。并加快推动相关法律法规立改废进程,把营改增试点成果用法律规范确定下来,使改革红利惠及更多企业和群众。

“具体到某个企业,在营改增试点全面推进的过程中,可能在某一个时间点上减税效果并不明显,但从一个时间段上看,随着购进、投资的增加,生产模式的调整等,减税效果会逐渐显现。”张斌介绍。

作为改革“领头雁”的上海也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上海市国税局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6年,上海营改增累计减税逾1967亿元。其中,2016年,营改增试点四大行业累计减税约840亿元。

将推进增值税立法进程,对个别企业税负增加“对症下药”

“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实现了增值税对货物和服务的全覆盖,基本消除了重复征税,打通了增值税抵扣链条,在推动产业转型、结构优化、消费升级、创新创业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方面将发挥重要促进作用。”中国社科院财贸所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说。

中国联通山东分公司由于部分行业未纳入营改增,公司上游产生的基础设施投资、人员劳务费用、广告营销费等不能抵扣。“连续两年税负都出现了上升,心里很着急。”公司财务部副总经理谢士栋回忆。这种“阵痛”刺激着企业在采购、营销模式上想办法,而这些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现状。2016年,全面营改增推开,增值税抵扣链条全线打通,局面很快被扭转。截至今年5月,山东联通营业收入增长5.6%,累计抵扣税款17.56亿元,税负下降3.5%。

据统计,自2012年1月1日起实施的营改增改革,迄今已累计减税1.61万亿元。其中去年5月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以来已累计直接减税8500多亿元,实现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此次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覆盖面更广。财政部相关司负责人介绍,这次实行的是“双扩”,包括扩大试点行业范围,将剩下的4个行业纳入营改增试点范围,其中建筑业和房地产业适用11%税率,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适用6%税率;还包括将新增不动产纳入抵扣范围。“无论是制造业、商业等原增值纳税人,还是营改增试点纳税人,都可抵扣新增不动产所含增值税。”

改革争在朝夕,落实难在方寸。五年营改增涉及1600万户企业纳税人、1000万自然人纳税人,如何确保税制平稳转换,不影响其正常经营,这又是一大难关。“一下增加了2000多户纳税人,办税大厅挤得像菜市场。”面对营改增后“爆满”的场景,江西省萍乡经开区国税局办税服务厅主任陈超越当时很是担心。营改增后,全国的办税服务厅普遍承受着这样的压力。为解决难题,税务总局陆续出台20项共100条纳税服务措施,各级税务机关结合实际细化措施上万条。

我国营改增于2012年1月1日在上海率先拉开大幕,五年时间,从上海到全国,从部分行业到所有行业,营改增完成了从局部试点到全面推开的改革过程。

1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自2016年5月1日起,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将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生活服务业纳入试点范围。

营改增全面推开后,增值税抵扣链条全产业打通,制度性重复征税因素得以消除。“营改增实现了我国增值税在覆盖范围和运行机制上与国际先进税制的接轨,为建立现代增值税制度奠定了基础。”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怡建说。

据统计,全面营改增期间,全国税务机关增设办税窗口17386个,建立9338个国地税联合办税服务厅、3.6万个联合办税窗口,日均受理专项咨询电话12.9万通,打通了改革落地的最后“一公分”,确保了全面推开营改增这场战役的胜利。

根据改革方案,将营改增试点范围扩大到全行业,特别是将所有企业新增不动产所含增值税纳入抵扣范围,意味着减税规模较大、受益面较广。

2016年5月1日,营改增试点迎来全面推开。我国实行了60多年的营业税完成历史使命,退出历史舞台,同时增值税在我国实现了对国民经济三次产业的全面覆盖。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营改增因涉及纳税人多、覆盖面广、业态复杂等特殊性和困难性而备受国际关注。过去的五年,中国克服种种困难,将改革由点到面、由局部向整体逐步推开,最终取得全面胜利,实现税制平稳转换。

五年累计减税1.61万亿 三次产业全覆盖 增值税链条全打通

北京3月18日电 题:营改增试点将全面推开 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始于2012年的营改增是我国税制改革中的“重头戏”。五年的时间,我国完成了现代增值税制度的华丽转身,实行60多年的营业税退出历史舞台,增值税对三次产业实现全面覆盖。

在拉动服务业发展的同时,营改增也极大促进了制造业发展。抵扣链条打通后,包括原增值税企业在内的制造业企业外购服务、不动产等支付的增值税都可以抵扣,税负进一步减轻。数据显示,五年来,我国工业增值税与工业增加值的比值从2012年的9.88%,逐渐下降到2016年的8.61%。我国以更低的税负更好地促进了制造业的持续发展。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更为重要的是,营改增为深入推进税制改革积累了经验。下一步,按照国务院的部署,将对税率结构不合理、少数纳税人因抵扣不充分导致税负增加等问题“对症下药”,并将推动增值税立法进程。

作为改革“领头雁”的上海也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上海市国税局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6年,上海营改增累计减税逾1967亿元。其中,2016年,营改增试点四大行业累计减税约840亿元。

更为重要的是,营改增为深入推进税制改革积累了经验。财税部门专家指出,梳理总结营改增的经验,之所以能够顺利推进并释放红利,首先离不开税制的科学设计,其次也是来自税收征管的“给力”落实。

始于2012年的营改增是我国税制改革中的“重头戏”。五年的时间,我国完成了现代增值税制度的华丽转身,实行60多年的营业税退出历史舞台,增值税对三次产业实现全面覆盖。

回顾营改增的五年历程,税务部门有关人士告诉记者,2011年,上海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57.9%,而当时北京是接近80%。上海要想谋求强劲的可持续发展,提高第三产业比重迫在眉睫。2012年,营改增带来了发展契机。重复征税负担较重、处于抵扣中间环节,又与生产、流通、生活联系紧密的交通运输业和现代服务业,成为首轮试点行业。

营改增全面推开后,增值税抵扣链条全产业打通,制度性重复征税因素得以消除。“营改增实现了我国增值税在覆盖范围和运行机制上与国际先进税制的接轨,为建立现代增值税制度奠定了基础。”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怡建说。

更为重要的是,营改增为深入推进税制改革积累了经验。财税部门专家指出,梳理总结营改增的经验,之所以能够顺利推进并释放红利,首先离不开税制的科学设计,其次也是来自税收征管的“给力”落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