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浅湖蓝发展留白,中国玻璃小城研究须求侧改善之变

新华社北京8月22日电 题:整治清退“散乱污”企业 为绿色发展留白

3月1日新媒体专电
4年前,关于扩大生产还是转型升级,河北沙河汇晶玻璃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军和父亲有过一次激烈的争执。

去产能、精深加工、延链条、促融合。沙河市推动玻璃产业提档升级,玻璃行业由分散变集中、由单一变多元,玻璃之城“转”出新活力。

新华社记者赵文君、高博

刘军的父亲2003年开始做玻璃原片生意,2013年计划在已有5条格法玻璃生产线的基础上,继续扩大产能,再建1条生产线。
对于父亲扩大产能的计划,刘军持反对意见。“当时父亲觉得建玻璃厂,轻车熟路,以前的经验简单复制即可,但此时国内玻璃产能已经过剩,我觉得如果还靠拼价格、拼数量只能是死路一条。”刘军说。
在刘军的家乡河北省邢台沙河市,玻璃产业一直是当地的支柱产业。沙河市素有“中国玻璃城”之称,其玻璃产业始于上世纪80年代,历经30多年发展,目前年产平板玻璃1.6亿重量箱,约占全国总量的20%。
分歧以刘军的“胜利”而告终。2013年,汇晶选择了之前没有尝试过的路子,一是发展玻璃深加工,消化玻璃原片,做节能门窗项目;二是回收废旧泡沫,通过热转印和挤塑技术等制成工艺品,如相框、镜框、钟表箱等。
当时刘军转型的选择在不少玻璃企业老板眼里还是“瞎折腾”。但转眼一年间,不少沙河玻璃企业就感到了一阵“寒冬”的袭来,平板玻璃供不应求的红火局面没有了,不仅销路不好,而且价格大幅下降。
对玻璃行业研究多年的沙河经济开发区玻璃产业运营中心副主任吴自鸿介绍说,2010年以后,受房地产市场低迷等一系列因素影响,建筑所用玻璃产能过剩,但高科技含量的玻璃短缺,部分品种还需进口。
此时,沙河市政府更面临着巨大的环保压力。2014年7月之前,邢台市空气质量曾在全国74个城市空气质量排名中持续排名倒数第一。空气质量排名长期靠后,对邢台下辖的高耗能、重污染玻璃产业集中地沙河市来说,环保形势就更加严峻。
对于沙河市来说,即使所有企业都达标排放,但因玻璃企业过度集中,区域排放量还是有可能会超过环境容量。
基于此,沙河市选择了把治污作为玻璃企业生产经营的前置条件,用环境标准倒逼传统行业转型。
沙河市环保局局长曾社斌介绍说,沙河实施了比国家标准更严格的排放标准,要求所有生产线全部建成脱硫、脱硝、除尘等环保设备,国家设定玻璃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标准分别为400毫克/立方米、700毫克/立方米的排放标准,当地将这两个标准分别提升为250毫克/立方米、500毫克/立方米。
“这么做就是为了使企业真正认识到治污要动真格,对预期不能完成环保设备的玻璃生产线采取炉窑熄火措施,企业要么达标排放,要么停产治理,没有其他选项。”曾社斌说。
“熄一次火重新点的成本差不多七千多万,因此即便增加几千万元的脱硫脱硝除尘设备,也没有谁愿意因小失大。”沙河市沙玻集团董事长张生运说。
在环保的高压措施下,“十二五”期间,沙河市先后淘汰57家玻璃企业、66条玻璃生产线,淘汰产能4875.5万箱,占河北省淘汰落后玻璃产能任务的162.5%。2016年,沙河淘汰了所有格法玻璃生产线,淘汰平板玻璃产能2179万重量箱,最大限度地改善了供需矛盾。
据沙河市政府部门统计,沙河市玻璃企业已累计投资15.6亿元,在产玻璃企业52条生产线全部建成脱硫、脱硝、除尘等治污设施。
沙河一些玻璃生产商表示,实行严格的环保政策,短期来看,企业生产成本会上升,但不少企业因此也改变了生产工艺、延伸了产业链,使普通玻璃向高附加值、低耗能的深加工产品转变,实现了工艺技术的革新,从这点来看,算得上是“因祸得福”。
刘军的汇晶玻璃在沙河是较早尝到转型甜头的企业。2016年,汇晶把相框、镜框等产品卖到了美国,实现了给沃尔玛、家得宝等国际大公司供货。刘军告诉记者,“现在框业这个项目发展不错,2016年实现给沃尔玛等供货300多万美元,2017年开年就签了2000万美元的订单。”
沙河市发展和改革局提供了一组数据:“十一五”末,沙河市玻璃行业深加工率为13.6%,如今深加工率已达45%。产品附加值从每平方米10余元提高到几十元、几百元甚至几千元不等。
为加快创新,沙河市与武汉理工大学还联合成立了河北省沙河玻璃技术研究院。研究院开发艺术玻璃新工艺、新产品,之后在沙河的众多玻璃企业实现孵化。
得益于一系列的鼓励政策,近年来,沙河市成功转型的玻璃企业越来越多。统计显示,目前沙河市发展玻璃深加工企业600多家,年消化玻璃原片6400万重量箱以上,可生产钢化玻璃、工艺美术装潢玻璃等1000余种玻璃深加工产品。

压减过剩供给,力推产业“轻装上阵”。今年,沙河市将再次压减玻璃产能360万重量箱。承接此项任务的河北迎新玻璃集团有限公司,在去产能的同时调整企业产品结构,启动了汽车玻璃和超薄玻璃项目建设。该项目产品填补沙河汽车玻璃和超薄玻璃空白。截至目前,沙河原片玻璃生产企业已由原来的176家减少到12家。淘汰的玻璃企业有80%成功实现转产。

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是事关经济发展全局的大事。据环保部门统计,在有环境违法问题的企业中,半数属于“散乱污”企业。记者在北京、河北一些地方走访发现,“散乱污企业”经过拆除、腾退,周边环境明显改善、给百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通过技术革新、产品革新、业态革新,沙河玻璃创新驱动转型呈现新业态,玻璃产业深加工向精深加工转变。”河北沙河经济开发区相关负责人李彦峰说。精深加工的沙河艺术玻璃产业靠科技创新与文化创意双核驱动,用4%的资产就创造出40%的利润。

拆除汽配城:环境变好了,安全隐患消除了

围绕玻璃产业链招商。沙河不断延链、补链、强链,引进整合合规的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形成玻璃产业集群。沙河新引进的投资30亿元的玻璃纤维项目以及上海燕龙基再生资源利用项目,将完善玻璃原材料供给体系,拉长玻璃产业链条。

离北京市通州区永顺镇镇中心不远、京承铁路和通燕高速高架桥中间,有一片狭长的地带被绿色苫布覆盖,这里是曾经经营了10年的汽配城旧址,占地50多亩,今年2月份全部拆除。

目前,沙河玻璃产业集群效果已经显现。沙河玻璃全行业年产值500亿元,年产玻璃1.6亿重量箱,占全国产能的20%。全市共有各类玻璃深加工企业600余家,年消化玻璃原片7500万重量箱,玻璃深加工率达40%以上,可生产1000余种玻璃深加工产品。

永顺镇后窑村党支部书记张宝和说,这块地是后窑村的村民集体用地,2007年起慢慢发展成一个汽配城,在通州乃至北京都小有名气。

通过不断调整发展思路,强化工作举措,沙河玻璃产业转型升级实现重大突破。2018年,经全国质量认证中心评定,“沙河玻璃”荣登区域品牌价值百强榜,品牌价值达154.71亿元。

“这些年,汽配城给村里带来的唯一好处就是房租收益,但是也带来了污染和周边环境的脏乱差。”张宝和坦言,“齿轮油、机油呛得人嗓子痛,那个味儿在对面一两百米远都能闻到。卖二手车的、拉黑车的、卖早点的、附近便道上搞经营的全都来了,环境那叫一个乱。”

沙河将继续加快转型步伐,全力实施“玻璃+”发展战略,由“卖产品”转为“卖服务”,培育文化创意、工业设计、工业旅游融合发展,进一步增加玻璃产业附加值。

永顺镇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齐春秀说,除了环境污染,汽配城带来的管理问题更多:汽配城里的外来商户有2000多人,厂房里有机油、油漆,消防安全隐患巨大。

拆完的空地怎么用?永顺镇林业站站长白冬生介绍,按照规划,这里将变成铁路和公路之间的绿化带和城市公园。未来,公园里面有甬路、有休闲座椅,地形错落有致,种植各种花草树木,让周边居民体验到绿色的居住环境。

清理整治工业大院:为绿色发展留白

清理整治镇村产业小区和工业大院,是加快疏解非首都功能、优化首都发展环境、提升城市发展质量、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举措。

从今年4月初开始,北京昌平白庙工业大院作为昌平区的试点先行单位,首先开始清理腾退。经过近3个月的努力,13万平方米的工业大院全部拆除完毕。

当地村民向记者反映,工业大院里的企业主要是印刷、建筑材料、电子厂等,环境脏乱差。印刷厂有异味、排放污水。餐具厂生产一次性餐具,泡沫漫天飞。大型运输车从村口经过,噪音大。

“清理拆除的标准是‘厂清地平’,之后要对土地进行保护,不让乱堆乱倒,并完善围挡。下一步等待政策,需要造林就造林,需要做产业就做产业,根据政府统一规划安排。”白庙村党支部书记刘学增说。

“这块地拆完以后,由村集体整体管护起来,为今后的绿色发展留白,不会再引进这些散乱污企业,要为周围百姓营造良好的环境。”北七家镇副镇长张政说。

拆了工业大院,村集体没了房租收入,村民对此有怨言吗?张政说,在新的土地使用政策出台之前,政府对农民按原来的租金进行一定补偿。

据北京市经信委统计,2016年北京市完成“散乱污”企业清理整治4477家,2017年计划完成不少于2570家企业的整治工作。

玻璃产业治污:企业转型“因祸得福”

记者近日来到河北省沙河市汇晶玻璃公司,却没有看到一根烟囱,上万平方米的厂房只听到低沉的机器轰鸣声,生产过程只用电、不用水,没有排污。

“公司的低辐射玻璃生产线,年产值3亿多元,每年可消化沙河市玻璃原片300万平方米。”该公司总经理刘军指着流水线上源源不断的玻璃产品向记者介绍,将玻璃原片作为原材料,经过各种技术工艺,可以生产出高附加值的玻璃成品,大到建筑物的玻璃幕墙、小到特殊形状的玻璃制品。

邢台市环保局沙河分局局长杜金海说,沙河是全国玻璃产业最集中的地区,治污压力大。要不断摸索,成为全国玻璃产业治污的试验田。

从2013年起,沙河市把治污作为玻璃企业生产经营的前置条件,实施了比国家标准更严格的排放标准,用环境标准倒逼传统行业转型。2015年,沙河市对全部在产玻璃生产线建成了脱硫、脱硝、除尘等治污设施,实现了全行业污染物稳定达标排放。2016年,沙河淘汰了所有落后产能的玻璃生产线,淘汰平板玻璃产能2179万重量箱。

“不仅要淘汰产能,还要化解产能,有时给企业做工作,人家恨不得拿板砖拍我。”沙河市工信局副局长李利民说,在环保压力倒逼下,沙河的玻璃产业集群面临着升级则生、不升级则死的严峻现实。

沙河的一些玻璃生产商表示,不少企业为摆脱困境,改变生产工艺、延伸产业链,使普通玻璃向高附加值、低耗能的深加工产品转变,实现了工艺技术的革新,从这点来看,算得上“因祸得福”。

目前,沙河已经建成8个玻璃深加工园区,培育发展深加工企业600余家,深加工产品达1000余种,玻璃深加工率达到40%以上。沙河玻璃产业由低端普通玻璃为主向高端高档玻璃升级转变、由玻璃原片为主向深加工转变、由建筑玻璃为主向电子光学和新能源玻璃升级转变。

据沙河市环保部门统计,截至今年6月,玻璃行业在污染防治设施正常运转情况下,通过加大治污药剂用量,在河北省地方污染物排放标准的基础上,实现污染物排放总量按照响应等级分别减排40%、50%、60%。

环保部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8个城市已经核查出散乱污企业17.6万家。对于无法升级改造、实现达标排放的企业,今年9月底前将一律取缔关闭。

相关文章